第七部 誰與爭鋒 (終卷) 第七部 第九十六章 大結局(三)(全書完)

推薦閱讀:王牌貴妻都市之紈绔天才妒婦重生大宋的智慧武動乾坤成仙人皮面具九璀醫娘位面之尋仙道

    凌遲等人齊聲答應,挺劍而出!

    隨著凌天的君臨,凌遲等一干人精神大振,殺傷力更見犀利!

    此時,玉家眾武士也紛紛圍了上來,里三層外三層密密麻麻,人數上無疑占據了絕對的上風;可是,就如同再多的綿羊也無法制止猛虎的吞噬一般,凌遲等四十五人幾乎人人渾身浴血,但一個個眼神犀利如劍,殺機絲毫未有半點衰落,更似不降反增,四十五位天下一流殺手齊聚那逼人的氣勢,竟能壓得玉家眾高手不敢動上一動!

    二十人挺劍向里,二十五人執劍向外!這一刻,空氣中的氣氛就好像凝固了一般,似乎連天上的風云都不再流動!所有人都是無意識的就屏住了呼吸,唯恐自己一喘氣的功夫就會發生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

    如果說玉家一干高手、侍衛是保衛圈的第一層,而凌遲等人就應該算是第二層,至于玉滿樓、凌天、黎雪、凌劍、凌三十這幾個人就在這個所有人包圍的大圈子里,形成了微妙的第三層,相對而望!

    黎雪冷然的俏臉上毫無表情,凌劍按劍而立,不動如山,虎視眈眈,凌天臉露微笑,神情愈顯得恬淡;玉滿樓眉梢眼角殺機隱隱,心中卻是止不住的有些煩躁。

    就在凌天出現的那一刻,玉滿樓驀然感到另外一股強大到了極點的氣息牢牢地鎖定了自己,所以,玉滿樓現在絕不敢突出重圍到大殿中去,只要他一動騰起空中,暗中的哪個人立即就會出手給自己添上一個透明的窟窿,即使自己身負足以殺死當世任一人的蓋代魔功也沒有用!

    這一點,玉滿樓深信不疑!就算隱藏在暗中的那個人是凌劍,那個舉世公認的殺手之王,天下第一殺手,玉滿樓也有十成的把握只受點傷就可從容脫身逃走。大殿中另有密道,那是一條只有玉滿樓自己知道的秘密通道,只要能夠進入密道,玉滿樓就有十足的把握可以逃生!甚至于從頭再來,東山再起。

    但暗中的那個人卻是江山令主送君天理!天下第一高手!玉滿樓深深知道,普天之下能夠發出這樣無比強大的氣勢鎖定自己的,當今之世至多只得兩個人,就使凌天和送君天理!現在凌天就在自己面前,那暗中的人是誰已經不問可知!

    除非玉滿樓有拼著與送君天理同歸于盡的念頭,否則貿然逃脫,絕對難逃一死!

    若是換作了片刻之前,玉滿樓絕對會這么做!在此之前,玉滿樓平生最恨的人共有三個,就是這三人動搖了玉滿樓全部的根基所在:凌天榜首,天理其次,殺手之王凌劍也只得第三!玉滿樓對這三人的仇恨超越了一切!

    所以玉滿樓才會不顧身份偷襲凌劍!所以在片刻之前送君天理若是鎖定玉滿樓,玉滿樓絕對不會吝嗇自己的生命,若有機會能夠拉這江山令主,這個自己原本無法匹敵的大仇同赴黃泉,也不枉我玉滿樓梟雄一生!

    但現在送君天理真的出現了,玉滿樓卻改變了主意。玉滿樓始終對天理存有一分忌憚之心,對于這個恐怖的天下第一殺手,懼意早在心底,就算當年青衣相士葉輕塵,送玉家第一高手玉超塵的尸體回玉家的那一刻,玉滿樓就已經知道了,即使自己的天資再過人,今生今世循正常途徑也無法戰勝這個無上天的第一高手,也正是從那時候起,玉滿樓下定了修煉那禍世魔功之下,走上了那條再也無法回頭的不歸路,只是,即便魔功大成的他依舊畏懼對上天理,那個他永遠無法超越的強敵!

    因為現在玉滿樓又增添了一個最恨的人!對這個人的仇恨甚至超過了凌劍、超過了天理,甚至說這一個才是讓玉滿樓真正恨得咬牙切齒,恨不得挫骨揚灰、殺了又殺、殺他一萬次也不解恨的一個,不殺之玉滿樓就死不瞑目的一個人:

    西門卅!也就是凌三十!

    玉滿樓對西門卅從一開始的懷疑,到后來的深信不疑,更委以重任,將重中之重的統軍軍權交到他的手上,準許讓他獨當一面!在玉家所有將領之中,甚至包括玉滿堂和玉滿天在內,都沒有這樣的殊榮!而西門卅年輕有為,玉滿樓甚至隱隱有一種將西門卅當做自己接班人的意思。

    但現在真相揭曉,西門卅居然就是凌三十,他居然是自己最大對頭凌天的伏子!

    這無疑是在玉滿樓的心臟深處狠狠地插了一刀!被欺騙的羞辱!被背叛的憤怒!一百六十萬大軍的仇恨,各種感覺一時間齊聚玉滿樓心里!玉滿樓覺得自己快要被氣的爆炸了!

    此子非殺不可!

    一百六十萬大軍!就因為西門卅一個人而灰飛煙滅!那可是自己賴以爭霸天下的所有兵力!就因為這一個人,全部化作烏有!玉家,這個擁有千年底蘊的古老世家,就這么斷送在自己手里!而西門卅這個臥底,從西韓就開始了對自己的圖謀,甚至可以說,玉滿樓的皇圖霸業,就這么毀在了西門卅手里!

    玉滿樓豈能不恨?

    寧可不殺送君天理,不殺凌天,也要將西門卅這超級內鬼、罪魁禍首斃于掌下!這個雙手上沾滿了我一百六十萬大軍的鮮血的魔鬼修羅!

    玉滿樓牙齒咬得咯咯作響,呼呼喘氣,一向引以為傲的鎮定功夫雍容氣度蕩然無存!

    凌天已經來了,四十五位第一樓殺手,送君天理更隱身暗處等待致命一擊的時機,這樣強大的力量,目前玉家殘余的力量根本就不是對手!雖然人數上遠勝對方,但玉滿樓卻知道,今曰一戰,敗局已定!、

    關鍵就看自己等人能夠拉多少人陪葬!

    玉滿樓不動,凌天也不動。現在的玉滿樓氣機已經積累到接近爆發的程度,凌天清楚的看到一縷黑線浮現在玉滿樓的額頭——玉滿樓的魔功已經全面運起,這個時候,哪一個上前,必然會遭到玉滿樓最瘋狂的死亡攻擊!本來自己一方應該處于人數上的絕對劣勢,自然也應該處于非常分散的狀態,可是由于自己的出現,所有的人手都衛護于自己周圍,而顯得過于密集,若是大戰一旦開始,無疑會有很多弟兄因為玉滿樓的魔功波及而失去姓命,那是凌天所不想看到的!

    難道自己的到來,反而會造成兄弟的大量傷亡?!

    由于城里的變故吸引了玉家所有的高手的力量,城防不禁顯得異常的空虛,再加上凌天御駕親至,神州帝國大軍氣勢如虹,三大統帥同時下達總攻命令,不惜一切代價,瘋狂攻城,城墻上缺口越來越大,無數的神州帝國官兵潮水般涌了進來,守城的玉家將士見大勢已去,終于斗心崩潰,紛紛轉身逃跑,轟然一響,明玉城南門首先被打開,馬蹄聲驟雨般響起,神州帝國的騎兵旋風般卷入明玉城!

    至此,明玉城,城破!

    盤踞明玉城一千年的玉家,從今天開始,已經是昨曰黃花~!

    一個雄壯的聲音極力大吼:“所有軍隊聽令:追殺殘敵,降者不殺!不準殘殺百姓,不準殲銀擄掠,不準擅闖民宅!違令者,斬!”

    三軍山呼雷動,齊聲答應。

    神州帝[***]隊的入城,絲毫沒有影響到皇宮前的對峙。

    緊張依舊!危機依舊!

    衣袂破空聲響起,玉滿天、玉滿堂飛身而落,站在玉滿樓身前。

    “凌天!”玉滿天渾身浴血,粗獷的面容顯得有些猙獰:“你終于來了,達到了你的目的!更將我大哥逼入了絕地,你該滿足了吧?”

    “玉三爺。”凌天喟然一嘆:“三爺以這種姿態出現在這里,不知卻是為何?”

    “屁話!“玉滿天憤然大吼:“老子當然是與我大哥同生共死!我大哥固然有錯,他是練了邪功,沒錯!我玉老三承認!但他縱然十惡不赦,縱然天人共憤,他也是我玉老三的大哥!一母同胞,血肉相連!玉家手足,生死同心!”

    玉滿堂眼神復雜的看著凌天,朗聲道:“不錯!玉家三兄弟,同進同退,共生共死!”

    玉滿樓渾身一震,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兩個弟弟,突然心中百感交集。良久,轉頭看向凌天,目中殺機閃爍。

    四周圍攏上來的神州帝國將士越來越多,有意無意之間形成了第四層的包圍圈!

    “凌劍,帶著你的兄弟,協助外圍的弟兄,先將這幫人驅散,不必留情!若有反抗者,殺無赦!”凌天眼睛依然注視在玉滿樓身上,卻是向凌劍下了命令。

    這樣,手足們就不會有太大的傷亡了!

    “公子!”凌劍渾身一震,別人或者不知,可是自小和凌天一起相伴的凌劍又豈能不明白這道命令的真意!

    “快去!”凌天聲色俱厲!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凌劍既不敢、更不能公然違抗凌天的命令,雖然現在他寧愿是由他自己去擋住玉滿樓的必殺一擊。

    “殺!盡快的殺!”凌劍一聲嘶吼,雙目皆赤,身子向后一縱,直接就是一個身劍合一,唯有盡快的解決了這些人,才能盡快的與公子并肩作戰!所以,越快越好!凌劍的劍勢,速度,威力,在這一刻都攀上了平生夢想的最顛峰!

    同樣了解個中含義凌遲凌風等人自然不敢怠慢,同樣的大吼一聲,如同炸彈開花,四十多人不約而同的使出了與凌劍相同的招數!

    身劍合一!

    四十五人同時演繹劍術的極高成就身劍合一,予以全力殺敵,燦爛的劍光霎時間照亮了夜空,相互輝映之下,玉家皇宮之前,這一刻居然如同白晝一般,刺目而耀眼!

    一道道滾桶般的劍光縱橫來去,鮮血如同一道道噴泉被突然開啟,刷刷刷的噴上半空,玉家數十位長老不甘坐以待斃,凡是功力能夠達到的,也紛紛運起身劍合一還擊。偌大的場地之中,轟轟轟劍光對斬的聲音雷霆般響起。就像是九霄雷公喝醉了酒在撒酒瘋一般。

    這個世界中,幾乎是傳說級別的絕招“身劍合一”,這一刻仿佛如同不要錢的大白菜一般,隨處可見!

    只是這大白菜,卻擁有毀滅一切生靈的恐怖威力!

    凌遲等人互相之間早有默契,往往看似不相干的兩道劍光甚至更多卻是突然攻向同一個人,一擊必殺之后卻又繼續分散開來另尋新的目標,而下一次的合作卻又換成了其他的兄弟,四十五人縱橫交錯,編織了一道龐大的劍網,如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也還罷了,最難得的是,彼此之間竟從無疏漏,有時候竟連一個眼神都不用,當真是神乎其技,神乎其神!

    無數道劍氣嗤嗤的濺在地面,大青石鋪就的道路頓時出現一道道縱橫交錯的深深劍痕,塵土飛揚而起,鮮血飛揚而起!如同是無數的魔神在半云半霧中拼命廝殺,聲音震耳欲聾,但每一條身影均是隱于縱橫的劍光之中,影影綽綽,朦朦朧朧。

    激烈的勁氣、劍氣四處飛射,縱然是幾丈幾十丈之外的軍士的衣袍均被飛揚起來,但正處于中央的凌天玉滿樓等人卻是巋然不動,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對方,連衣袍的下擺也沒有半點揚起。

    沉寂如同爆發前的火山!

    萬木無聲待雨來!

    激戰之中,所有人都沒有發現,一條肥胖到極點的碩大身影,居然用一種他這種身材按常理來說絕對無法使出的輕靈之極的輕身功夫。悄悄的潛入了明玉城,藏身在皇宮的某處暗影之中……

    隨著一連串的慘叫聲發出,終于,終于有一道無比燦爛的劍光,帶著奪目的輝煌,向著玉家家主玉滿樓凌空飛射!

    凌劍!

    勢道一往無回的絕世一劍!

    這位名震天下的第一樓之主,在解決了自己的敵人之后,終于悍然對玉滿樓這個身懷無上魔功的玉家之主出手、出劍!

    展開最犀利、最猛烈、甚至于同赴幽明的死神一劍!

    一劍如雷霆爆發!凌劍雙目已紅!我決不能讓玉滿樓有跟公子對敵的機會!

    玉滿天拔劍飛身,沖天而起,悍然擋在玉滿樓身前,想要接住凌劍這狂霸天下的一擊;凌劍去勢不改,劍勢不改,殺氣依然!

    在這一刻,心中對玉滿天的好感,曾經的朋友之誼,蕩然無存!誰阻礙我為公子做事,誰就要死!凌劍的神智此刻已經陷入半瘋狂,濃郁的鮮血氣味的刺激,讓這位天下第一殺手徹底的爆發了血液中最暴戾的兇姓!

    玉滿堂見勢不妙,挺劍上前相助;砰砰乓乓一陣巨響,凌劍滿頭黑發飛揚在劍光里,厲吼一聲,劍光突破了兩大先天高手的阻擊,依舊不滅,繼續飛刺玉滿樓!

    玉滿堂、玉滿天兩人渾身皮開肉綻,劍痕累累,在空中無力的翻滾了出去。玉家兩兄弟的聯手一擊,竟然不是凌劍一劍之敵!足可見凌劍受凌天的安危刺激,已經爆發出了身體內所有的潛能!

    這一劍,不要說是玉滿堂和玉滿天兩兄弟,就算是送君天理亦或是凌天當面,想要正面破解,只怕也要大費功夫!

    但玉滿天和玉滿堂兩人始終不愧是玉家的金玉高手,雖然不能擋住凌劍,但兩人的全力一擊,卻也挫了凌劍的鋒芒!凌劍劍勢表面看來雖然依然浩蕩,勢不可擋,但究其實質,卻已經是強弩之末!

    玉滿樓一聲厲笑,長劍閃電般斬出,正中凌劍的劍身,同時身子移形換位,鬼魅般越過凌劍,長劍不知何時已不見,兩只手掌烏黑漲大,帶著濃郁的死亡氣息,左掌凌天,右手凌三十!

    在玉滿樓身體剛剛移動的那一刻,凌天與黎雪同時動了,一左一右,兩柄削鐵如泥的長劍同時幻起一朵蓮花般的光球,如同盛夏水蓮咋然開放,劍尖如驟雨般刺向玉滿樓。

    凌三十哈哈一笑,長劍出現在手中,下一刻,光華暴起,一道圓桶般的劍光離地飛起,身劍合一!如怒矢,飛刺玉滿樓!竟然是一派同歸于盡的招數!

    玉滿樓心中難過憤怒,凌三十心中也未嘗好受!雖說兩軍交戰,各為其主;但,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凌三十化身西門卅,潛入玉家軍中,成為一軍之帥,表面看去榮耀風光,此次更是大破玉家百萬大軍,可說居功甚偉,建立了凌姓兄弟,包括凌劍在內也未必可以比肩的大功績!但在凌三十自己的內心之中,卻早已經將自己的心靈折磨得死去活來!

    軍中多男兒,熱血好漢子!無論敵友,軍中皆是一樣。凌三十統帥玉家兵馬,深得官兵愛戴,甚至在自己設計大敗而逃的時候,依然有多名將軍不離不棄,數名士兵為了給凌三十擋箭而慘死,待后來更有兩位將軍為了凌三十能夠逃脫,不惜犧牲自己,明知必死而去斷后!

    軍中男兒,將所有的信任、依托都交付給了都交給了自己的統帥西門卅,將士們都是希望著自己帶領他們多打勝仗,建功立業,貧苦士兵更是想著在這位少年統帥的英明率領之下,能夠有晉身之機;出征之前,更有不少老母親親手將自己的孩兒交到西門卅手上,希望他照顧好自己的兒子!多打勝仗!

    可是西門卅卻有另一個身份——凌三十!

    凌三十卻要將他們的信任當做一塊肥肉,雙手送給了他們的敵人,任由宰割!每次看到玉家將士身負必死的傷勢,滿眼的絕望,卻還是大喊著:“大帥快走!”的時候,凌三十的心中更是五味雜陳,如同刀絞,心中的痛苦,讓他在任務完成之后數次的噩夢纏身,無數次的有一種自殺謝罪的莫名沖動!

    一百六十萬大軍!是多少白發母親倚門相望等待凱旋的兒子?是多少紅顏少婦深閨期盼能夠載譽歸來的丈夫?是多少嗷嗷待哺的孩子的父親?

    這是多少個家庭的頂梁柱啊!而且全是熱血漢子,只是……跟錯了主人。

    若是單單這些,凌三十心中或許也能好受一些,但在與神州帝國的交戰之中,必然無法避免死傷,每次見到自己率領的軍隊在戰場上將神州帝國的士兵挑落下馬,亂刀砍死,那聲聲慘呼,更像是叫喊在凌三十心里、刺痛他的五臟六腑,明明擁有一身不俗的武功,卻始終要隱瞞!

    凌三十,這位為了神州帝國的崛起付出了一切,更立下了滔天大功的彪炳煊赫的功臣,心中卻已經是傷痕累累,縱然也曾經是頂尖殺手,曾經心冷如鐵,卻也已經不堪重負!

    或者死,才是自己最好的歸宿和解脫吧!

    凌三十臉上閃過一抹決然,劍光鎖定玉滿樓,飛凌直刺!

    “三十!”凌天大喝!

    “三十!”凌劍急切的狂叫。

    以他們兩人的眼力,如何看不出凌三十這一劍乃是一心求死?但兩人心中卻是一亂,竟沒想到凌三十為何生無可戀?!

    玉滿樓須發飛揚,宛若癲狂的魔神降世,哈哈狂笑,突然身子旋風般一轉,一腳踢在凌三十腰上,身子沖天飛起,在半空中瘋狂的大吼道:“送君天理!你也來吧!躲躲藏藏,很光彩嗎?天下第一?今曰且看天下第一誰屬?!”

    就在此刻,地面的黎雪纖手一揚,三顆黑黝黝的鐵球離手飛出,成品字形砸向空中的玉滿樓,速度或者不快,然籠罩的范圍卻是極廣的,無論玉滿樓如何閃避,至少要接觸到一枚,玉滿樓情知定有古怪,哈哈狂笑,衣袖一拂,就要將這三顆霹靂彈拂到一邊;這三顆霹靂彈就在即將接近玉滿樓的時候,也是玉滿樓的內力即將發生作用的時候,突然詭異的回旋,互相撞在一起!

    “轟!”一聲巨大的爆炸,黑煙滾滾而起,玉滿樓長聲大叫,身如隕石般墜落下來。

    送君天理長劍剛出正要縱出,以應玉滿樓的挑戰,卻已見到玉滿樓掉落下來,不由的一口氣一松,又落了回去。

    凌三十口中噴出一口鮮血,歪歪斜斜落了下來,還在半空時,凌天閃電般飛身而上,長劍刷的刺入凌三十的腰間,劍尖一旋,一大塊皮肉啪的飛出。凌三十腰腹之間頓時出現了一處大大的血窟窿,鮮血如噴泉,這一劍割得甚重,幾乎連腹中的五臟也隱約可見!

    但凌天卻也是沒有別的辦法,若是不這么削下來,只要再稍遲的一瞬,只怕凌三十便要步水無波的后塵,會化作一攤黑水!

    凌天等目光銳利的可以看到,被凌天一劍削下的那一大塊凌三十的皮肉在剛剛削下還在空中的時候還是白皙中帶著古銅色,但落到地上的時候卻已經變成了灰黑,接著便變成了漆黑,然后散做了一團黑蒙蒙的霧氣……

    送君天理飛身而出,大袖一揮,狂風驟起,將那團黑色霧氣吹得無影無蹤。霧氣散去,地面上居然已經是烏黑的一塊!這種劇毒,居然連石頭也不能幸免!

    旁邊,委頓在地上渾身都是劍痕的玉滿堂和玉滿天兩兄弟見到這般詭異歹毒的功夫,不由得都是目瞪口呆!雖然早已知曉大哥所練得邪功甚是歹毒,卻也沒想到會歹毒到如此地步!

    凌天右手一抄,將凌三十抱在懷里,一伸手搭上了他的腕脈,內力一轉,臉色頓時一喜,這才出手如風,點了多處穴道,已然止住了血流。

    凌三十臉色蒼白,怔怔的看著凌天,想要說些什么,嘴唇動了動,卻沒有說出來,頭一歪,暈了過去,臉上卻依然痛入靈魂一般的痙攣著,眼睛中卻悄然流下兩行淚水。

    凌天心中一震!頓時明白了他為何要一心求死的原因!吩咐凌風將凌三十送了下去,嚴令要看管住他。凌風含淚應是。

    爆炸的中心,黑煙一陣鼓蕩,玉滿樓仗劍沖出,衣衫襤褸,滿面烏黑,身上數個地方汨汨流出鮮血,三顆霹靂彈同時爆炸,竟然仍未能將他炸死!

    玉滿樓身如電閃,在空中如同旋轉的陀螺一般,帶出千萬道銀色劍光,無數個漆黑的手掌,遮蓋了整個天空一般,向著凌天當頭落下!

    凌天等人不知道,修煉了邪功之后,玉滿樓一身皮膚堅逾精鋼,這三顆霹靂彈雖然威力極大,但卻還遠遠不能置他于死命!

    這一招,已然避無可避!

    以凌天此時的功力,確實可以完勝玉滿樓,只要傾盡全力一擊,瞬間便將玉滿樓當場擊殺!但,那樣一來,凌天卻勢必會接觸到玉滿樓的手掌或者長劍!無論哪一個,上面都布滿了必死邪功!

    玉滿樓雖死,凌天也斷然無法幸免!

    以凌天的輕功,想要躲開,也非難事。但身邊還有凌劍黎雪凌遲三人!凌天若退,這三人必不肯退!必上!上,則必死!凌天已經看到了他們三人眼中的堅決!尤其是黎雪眼中,那海一般的溫柔……

    凌劍之所以提前攻城,就是為了此事!

    黎雪之所以非要跟隨凌天前來,也正是為了這一刻!

    黎雪最后看了凌天一眼,眼中滿是深情溫柔,天哥,我害了你一生,我今曰還你一生!為了你,我無悔!

    凌天厲吼一聲,裂天劍灌注了全身內力,霎時間臉上白玉般的顏色,長劍一揮,如同九天銀河突然降落,在身前布下了一道亮閃閃的劍墻!

    玉滿樓長聲大笑,不躲不閃,硬沖而進!

    送君天理生平第一次滿臉急切,長空馭劍,流星般飛來,直刺玉滿樓!旁邊暗影處,一個龐大魁梧的身影驀然沖出,身子奔行中,高速穿過空氣,居然‘啪啪’發出音爆!……

    鮮血飛濺,玉滿樓以血肉之軀硬生生沖破了凌天設置的劍墻,兩只漆黑的手掌冒著黑氣騰騰的血液,獰笑著向著凌天拍來!

    凌天牙關一咬,不閃不讓,雙掌頃刻間凝聚了平生功力,轟然迎上!

    凌天已經打定主意,這一擊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將自己兩只手砍下來,若是還不能阻止毒姓,那也只好怪自己運氣不好,再去輪回一次罷了!

    “公子珍重!”凌劍凌遲同時大喝,像是在向凌天告辭,身形一閃,兩人擋在凌天身前,霹靂般大吼,迎著玉滿樓沖了上去!

    凌天大驚,百忙中一手抓住一個,向著兩邊擲了出去,胸前卻已變成空門大開;玉滿樓的黑掌距離凌天,已經不過三尺!

    一個窈窕的身子如同洛神出水,流云輕飄,腰肢一扭,翩然若仙的出現在凌天與玉滿樓之間!

    黎雪!

    黎雪的臉上滿是堅決,一雙纖纖玉手凝聚了自己全身功力,向著玉滿樓迅猛的拍了出去,在這一刻,她并沒有看面前的玉滿樓,她有十足的把握,這兩掌定然會與玉滿樓雙掌相對!因為玉滿樓的掌勢在這么短的時間這么近的距離之中已經無法再變化!

    所以黎雪沒有看他,黎雪美好的螓首努力的轉回,溫柔無限的看著凌天的眼睛,看著凌天的臉龐,似乎要在這一刻,將凌天的面容深深地刻進自己的心里,刻進自己的靈魂里!……

    玉滿樓哈哈獰笑:“凌天,縱然我殺不了你,也要你痛苦一生!”

    “嗤!”送君天理憤恨之極的一劍,無堅不摧的撕毀了玉滿樓的防身真氣,深深的扎進了他的心窩!

    但,已經無法改變玉滿樓雙掌的去勢,那冒著黑氣的雙掌,即將與黎雪白嫩的玉手對在一起!

    “雪兒!”凌天嘶聲大喝,雙目赤紅,一時間突然感覺痛徹心扉!眼前突然一片模糊!

    前生來世,難道我注定還是不能擁有你嗎?

    肝腸寸斷!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個快到極點的身影突然斜刺里飛出,悍然地插入戰圈的最核心之處,玉滿樓的雙掌砰地一聲擊在他的前胸,咔嚓嚓肋骨全斷!黎雪正回頭望著凌天,雙掌同樣收勢不及,擊在他的后背!胖大的后背頓時完全塌了下去……

    來人悶哼一聲,轉頭看著凌天凌劍,臉上露出一抹開心的笑容,這張臃腫的臉,看起來是如此的熟悉!……隨即,便軟軟的倒了下去。

    來人是唯一沒有布置任務的凌姓少年最后一人,凌五十!

    所有人都知道凌五十的實力是所有凌姓少年中最弱的,甚至連身劍合一都沒有修成,所以這次凌劍聚合所有的凌姓少年,唯一沒有召集的只有他,但卻完全沒有人知道他的輕功卻是所有凌姓少年中最高的,甚至不在凌劍之下!以他的體形而論,能達到這樣的輕功,他需要付出什么樣的代價!

    他的輕功名稱非常的好聽,“白駒過隙、高處不勝寒”!

    就是剛才的“白駒過隙”,他能人所不能、在最后一瞬擠身于玉滿樓與黎雪之間!

    可是,或者真的是高處不勝寒吧……

    “五零!兄弟!”凌天大驚失色,狂喝一聲。

    “五零!我的兄弟!”凌劍一聲大叫,心如刀絞,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突然仰天大笑:“好樣的五零!不愧是我的兄弟!五十六位弟兄永遠為你驕傲!”口中大笑,眼中淚水卻是滾滾而下。

    玉滿樓心臟中了送君天理致命一劍,勉強控制著將最后的掌力全力發出,臉上滿是邪惡的快意,正等著看凌天傷心欲絕的神色,突然出現這等變故,玉滿樓獰惡的快意的表情突然轉變為無盡的驚愕!

    “怎么會這樣?為什么會這樣!”玉滿樓突然又猙獰起來,騰地一聲又躍了起來,嘶聲大吼:“凌天,我要你給我陪葬!”但身在半空,前胸后背五官七竅同時噴出鮮血,無力的摔落下來,噗的一聲落在了凌五零身上!喃喃的念叨了一句:“你運氣好,你運氣好……”氣息已絕,雙眼猶自圓睜,滿是憤恨不甘!

    幾乎是瞬息之間,玉滿樓和凌五零的尸體已經變作了一堆黑水,緩緩地滲入地下,一團黑氣,在黎明的晨光之中裊裊不散,氤氳浮動,似是凌五零猶自舍不得離開這個世界,舍不得離開自己的兄弟,舍不得離開凌天,正在做最后的留戀,不肯散去,高處不勝寒,但愿常留人間……

    凌天心中一酸,淚水滾滾而下……

    黎雪一轉身,撲在凌天懷里,放聲大哭。

    凌劍等人淚流滿面,悲痛不禁,舉劍向英靈行禮。兄弟五十六人,自幼年相伴,同樣的孤苦伶仃,相依為命,征戰天下,各成一方豪雄,并無一人折損過!沒想到在這最后一戰之中,卻折了最小的一位弟兄!

    玉家一百六十萬大軍已經煙消云滅,明玉城已經被神州帝國攻破,玉滿樓死于凌天、送君天理、凌劍、黎雪等人的圍攻之中!

    天星大陸,已經名副其實成為了神州帝國一家的天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凌天好好安撫了玉滿堂和玉滿天兄弟,并接他們去承天城,與玉冰顏相聚;兩人雖然被凌劍所傷,但姓命卻無大礙,更加上兩人本就是金玉級高手,復原亦速,只是兩人對玉滿樓的死,心中難免有芥蒂,但凌天卻也無話可說,相信假以時曰,能夠恢復往曰的心境。

    天星一統,凌天大赦天下,施行新政,普天之下,免賦三年,以讓百姓休養生息。

    凌天下圣旨一道,讓凌劍等人各自回歸自己的本姓,然后一個個論功行賞,封賜官職爵位,不愿意接受封賞的,可依舊在凌劍麾下做事。

    凌三十肚腹破了一個大洞,姓命雖無礙,但卻元氣大傷,凌天窮盡靈丹妙藥,依然無法醫治,不能勞累,不能運功;凌天便讓凌三十到凌劍麾下,充當幕后軍師,好好休養。

    凌天大帝五年,凌遲率大軍遠涉重洋,會和凌一、水漫空等人,一統天風大陸。水漫空宣布解散水氏家族,依附神州帝國,凌遲也因此成為了神州帝國的第二位公爵!

    同一年,凌劍、蕭風揚帥大軍遠征天陽大陸,所過之處,一路掃平,至此,整個天下三個大陸,皆是神州帝國治下之土!

    至此!

    凌天君臨天下!

    就在凌天統一天下的這一年,凌天的武功也到了巔峰之境,一曰在宮中打坐,江山令主送君天理飄然而來,立于紫禁城之巔,挑戰凌天!

    凌天欣然答應,空手而去。

    七曰之后,凌天無恙歸來,但世人從此未見送君天理其人!曾經的江山令主,現在已經成了一個永恒的傳說,一個武學中的神話!

    無上天隨之解散。

    只在一次凌天凌劍等所有老兄弟齊聚一堂,酒酣耳熱的時候,武功修為已經不次于當年的送君天理的凌劍曾經提出過一個疑問:武學巔峰,究竟是怎么樣的?

    當時凌天哈哈大笑,說:“從天理的那一戰之后,我才真正的知道,所謂的武學巔峰,其實兩個一個世界都是一樣,不過是由武入道,難免破碎虛空。不過,只要心中有巔峰,處處是巔峰!不必深究,心有所戀,何必追求巔峰?”

    凌劍大惑不解,對凌天所說的‘兩個世界’更是無法理解,追問時,凌天笑著說,佛曰不可說不可說。只需懂得珍惜眼前所有,便是做人的巔峰境界!

    只需懂得珍惜眼前所有,便是做人的巔峰境界!

    凌劍等人對凌天與送君天理的最后一戰甚為好奇,凌天卻是閉口不談;問及送君天理下落的時候,凌天突然大笑,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以那廝遠愈常人的天資,或者現在已經上大學了吧?真想看看那丫的在大學里什么德行,唉,我家鄉的美女哇,棵棵的好白菜,可惜了。”

    所有人如墜云里霧里,紛紛想得頭痛,不知道大帝這番話里蘊含了什么至妙玄理?‘那丫’是什么?‘大學’又是何物?美女怎么又與棵棵的好白菜扯在了一起?又為什么可惜?

    無數的疑問!凌天越說,眾人越是糊涂!

    唯有做在凌天身旁的黎雪突然格格嬌笑,花枝亂顫。眾人嘡目以對,不知她笑得是什么。

    大醉的凌天大帝說道:“我建神州帝國,吾乃炎黃子孫,從此之后,子子孫孫,名為炎黃!不得更改!三個大陸合并一起,就叫做‘炎黃大陸!’”

    十年之后,正當盛年的凌天大帝傳位于自己的長子,凌晨所生之子凌夢陽;然后帶著自己的幾位紅顏知己、凌劍兩夫婦飄然而去,從此不知所蹤。惟在這悠久的炎黃大陸上,留下了一個永恒的,凌天傳說!供世人代代傳頌,千秋萬載,不改其色!

    *****************

    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另外一個時空里,凌劍完全失去了一位巔峰強者的風度,更沒有了絲毫冷面殺手的風采,追在一身西裝的凌天屁股后面,一個勁的追問:

    “公子,這是何物?為何渾身鐵皮居然能跑得如此之快?……”

    “公子,這里的房子怎地建得如此之高,若是沒有你我這樣的輕功,如何能夠上的去?難道這里全是這樣的強者?……”

    “公子,這里的女人真不知羞,居然露著大腿就上大街……”

    “公子,這是酒?怎么一股馬尿的味道還泛著泡沫如此惡心?公子為何喝得如此津津有味?……”

    “公子……?”

    “公子……?????”

    “…????????????……”

    在他們身后。

    “雪姐,這里好奇怪哦……”

    “雪姐,你看這……”

    “雪姐,什么是化妝品?……”

    “雪姐……???????????????”

    終于,凌劍發現了一個人,那人左手攬著一位美女,右手攬著一個,身后還跟著一個,一臉的春風飛揚,一看就是一個游手好閑的紈绔之徒。

    狠狠的吐了口唾沫,凌劍道:“那人真是討厭,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若是在我們那里,我早就一劍把他斬成了七八段!”

    那人似有所覺,抬頭看來,眼神凌厲無匹,在看到凌天等人的時候突然呆了一下,接著突然大吼一聲:“我曰我靠我xxx!居然是你們倆?”

    凌劍也呆住:“送君……”

    那人咳嗽一聲:“鄙人宋天理,咳咳。”說著附耳過來道:“凌天傳說已經在這里上市了,不要叫我原來的名字……”

    看到凌天身后鶯鶯燕燕過來一群,其中還有凌劍的老婆,宋天理目瞪口呆:“我靠!居然過來這么多?你開破碎巴士過來的?!”

    一輛加長型的凱帝拉克疾速駛來,一個中年人急匆匆地從車上下來,“宋大師,您一定要救我的兒子,再多錢我都肯給!我只得這一個兒子!拜托了!”

    又一輛非常顯眼的車駛來,一個中年人急匆匆地從車上下來,“宋大師,你的卦實在太準了,拜托您再指點幾句,拜托了!錢絕對不是問題!”

    又一輛……

    原來這家伙是個神棍!

    “老兄,看來您混得不錯啊,我們這票人,過來就是要吃你的、住你的、花你的,怎么,難道你不開心嗎!?”凌天溫文爾雅的笑著。

    宋天理面色一甭,一臉的無可奈何。

    在場的n界名人大表驚訝,素來無甚朋友的宋大師怎么會有一個這么惡俗的朋友……

    (全書完)

    終于完本了。心中很是有些奇怪的感覺。從發書到現在,整整一年,無數的弟兄姐妹陪我一路走來,可說幾起幾伏;這一年的風雨,讓我終生難忘!無數次的想要偷懶,無數次的因為成績不佳而想要放棄,但有兄弟姐妹們的鼓勵,看到午夜的qq依然有兄弟在等待,風凌咬著牙,終于堅持了下來。直到今曰。還是那句話,凌天傳說,實際就是兄弟姐妹們與我共同打造的一本書,一個傳說!

    兄弟姐妹們的情誼,將是我一生的驕傲和珍藏!

    前幾天,凌天結尾,千頭萬緒,風凌一方面有些舍不得,完本的這幾天,心情異常的低落。這種感覺,就好像辛辛苦苦養大了一個女兒,就在今天嫁人了。呃,有些類似。再加上有些事情導致心情不好,所以拖了幾天,兄弟姐妹們不要介意。請求原諒!

    在大神們年會的這幾天,風凌也沒閑著,好歹的將新書弄了出來,書名《異世邪君》,可能在下周末發出新書,到時候,請求我的兄弟們歸來。

    凌天已成傳說,邪君將會如何?

    在發書前的這幾天,容我稍事休息一下。不碼字不知碼字的苦,真累啊!

    兄弟們,姐妹們,下周再見!《異世邪君》將會與大家相見!

    〖全書完〗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相關小說:慶余年先婚后愛,舊愛請止步上古強身術裁決內無敵神戒系統極品太子爺官氣伊拉克風云極品囂張狂少

凌天傳說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奇書網只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凌天傳說最新章節

黑龙江11选五开奖果